金南俊背后的感性女孩

Boy meets W H A T(防弹少年团全员 青春 长)

  Chapter1



  “乘客们请注意。由洛杉矶市始发的本架飞机即将抵达仁川国际机场……”机械的女声钻进金硕珍的耳朵,将他唤醒。



  “呼……是梦吗……”金硕珍用手抹了抹满是汗水的额头,本想休息一会儿,却总感觉有些东西在心里作祟,不得安宁。回头看了看机窗上倒映着的自己的脸,强制着让自己平静下来。眉毛放平,将眼睛里的匆忙驱散,将额头上的汗抹掉。



  以前不是都做得挺好的吗。金硕珍苦笑,



  机窗外的黑夜渐渐被繁华都市的灯火撕裂。走廊的灯光亮起,原本安宁的飞机上边的兵荒马乱,本就狭窄的过道挤满了人。嘴上说着“对不起”“劳驾”这样的话,身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谦让的意思。金硕珍坐在座椅上,没有急着起身。看着人们渐渐像水流从地下水口用出去一样散尽后和亲友团聚时的样子,金硕珍勾了勾嘴角。



  回到家里,金硕珍一直回想着梦中的一切,浑浑噩噩中拉开了窗帘,突如其来的阳光让金硕珍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适应了一段时间后,金硕珍环顾着家中的一切。简单的陈设,落了灰尘的家具:“两年了……明明没过多长时间,这个家怎么会这么陌生……”



  ……



  “4月11日,55分交通路况信息……”金硕珍听着车里的广播,“这周应该有很多人出去郊游吧。预计高速公路上的车辆会比上周明显增多。”



  还是记忆中的街道,斑驳的树影,一张张年轻的脸带着笑意从窗外掠过。



  “高中以后,好像就没有来过这里了。”金硕珍想着,将头转向窗外,试图勾起陈旧的回忆。却恍惚间看见了熟悉的面孔,“柾国?!”



  少年有着清秀的面孔,大大的眼睛无神地盯着前方。身旁的同龄孩子们三两成群,有说有笑的打闹着,仿佛为他筑起了一道无形的高墙。



  金硕珍看着一切,闭上眼摇了摇头,心微微沉了下去……



  ……



  ……



  ……



  “初中生也好,高中生也好,整天就知道迟到……”教导主任那刺耳的声音仿佛还萦绕在耳廓,“你们不要搞小动作,给我乖乖站在这里!下午开始做义务劳动!”



  七人穿着校服懒散地站在原地:“呃啊……又是义务劳动……”



  “说什么呢郑号锡!全都给我在这里等着!”教导主任臃肿的身形刚刚远去,七人就飞奔进了那间废弃的教室。



  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互相打闹着,尽管是落满灰尘无比昏暗的废弃教室,都因为少年们脸上明媚的笑明亮了几分。


(未完待续)


Boy meets W H A T(防弹全员 青春成长痛 长)

  引子。



  触目惊心的血从金泰亨手中的刀不断滴落在地上,渐渐蔓延。



  看着面前倒在地上的男人,泪珠像断了线似的从金泰亨眼眶中滑落。“这……都是我做的吗……”

  



  ……



  “呵,真是讽刺啊……”透过冰冷的金属栅栏,是金南俊冷笑的脸。



  ‘啪’,棒棒糖从纤细的手指间落在拘留所灰色的地面上,发出一声脆响。



  ……



  田柾国站在楼顶的边缘上,缓缓地抬起双臂,像一只将要起飞的雏鸟。任微风穿过宽大的外套。睁开眼睛,映出夜空中的点点星光。



  ……



  “不……啊!”病号服包裹着郑号锡瘦弱的身体,狠狠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摔倒在地面上。



  ……



  “梦想算什么……能当饭吃吗?”



  “是啊,还真不能。”闵玧其嘴边勾起一抹冷笑,将汽油倒在洒满乐谱的地面上,“就这样……同那架钢琴一起葬送吧……离开这比地狱还令我痛苦的现实……”



  话音刚落,打火机落在地上,燃起熊熊大火。



  ……



  “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呢……”朴智旻睁着微微失神的眼睛,憧憬的看向窗户外的灯火阑珊处。单调的病房里,只有点滴的滴答声。


<Forever Rain Tokyo>防弹少年团同人 弹米 清新 甜

  Forever Rain Tokyo


  shry–blssm著

         Chapter1


  本章推荐BGM: BTS


  今天就要去东京了啊。


  站在机场里,看着微微发灰的天空上一架架若隐若现的飞机,金南俊这样想着。


  “南……南俊啊,我们该登机了。”被身旁女孩儿略显慌乱的声音打断思绪,金南俊低头笑了笑,“蕊蕊你今天怎么这么紧张的样子,我又不是什么陌生人。”


  “我没有!谁让你一出来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思考人生也不应该是现在吧?”被唤作蕊蕊的女孩白了金南俊一眼,猛地一回头,黑色的发梢轻轻地打在金南俊脸上,


  “走了!”


  坐在飞机上,金南俊本来是闭着眼睛想休息一会儿的,但左耳一直在耳鸣吵的难受。无奈睁开了眼睛,看着身旁的女孩儿出神。


  黑色的头发包裹着的肉肉的脸,唉……觉得蕊蕊最近胖了一点……不过还是蛮可爱的……不过要不要告诉她呢,觉得如果告诉她这次去东京肯定又吃不了好吃的,但是不告诉吧,又觉得不太厚道……啊啊啊要是硕珍哥来了肯定不会让自己饿肚子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和蕊蕊一起出来的啊……


  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的脸,轻轻搭在白皙脸颊上黑色的睫毛被阳光镀上一层漂亮的金边,就像是天使一样。金南俊突然有些慌乱,便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所以蕊蕊一睁眼就是金南俊被放大了无数倍的脸。


  “喂喂喂金南俊你干什么啊!!!”


  金南俊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睡不着……就看着你出神了……”


  本来蕊蕊看着因为自己的声音纷纷侧目的乘客还是有点生气的,但是看着金南俊一副小孩子做错事被人发现的懊恼样子,不由得一阵无语:唉这人真是的是被无数同学老师誉为脑怪的智商高达148的金南俊么……行了行了真是受不了你。靠过来一点,你睡不着我可要睡。”说着就把头倒在金南俊宽阔的肩膀上。


  男生很清瘦,隐隐约约可以感受到锁骨。但因为穿着舒适的毛衣,所以并不硌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飞机上暖气开得太足的关系,金南俊感觉脸越来越烫,而将脸靠在他肩膀上的蕊蕊自然也发现了,偷偷的笑起来。


  “蕊蕊啊……我又不是你男朋友……我们俩这样会不会过于亲密了一点儿……”


  蕊蕊玩着手机,满不在乎地说:“没关系啊,我跟闵玧其啊,郑号锡啊他们都是这样的。金南俊你要不要这么敏感。现在是21世纪啊21世纪!”


  诶,虽然你现在不是我男朋友,但未来你总会是的。


  蕊蕊这样想着。


  金南俊被噎的不善,憋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落了地,金南俊穿着驼色的大衣,围着围巾靠在柱子上等着行李。金南俊虽然不是典型的帅哥脸,但是却让人看着非常舒服,偶尔扬起的嘴角更是让路人纷纷侧目。甚至偶尔还会有女生上前搭讪。


  蕊蕊看着这一幕,心里十分不爽。快步走上前一把挽住金南俊的手臂,嘟着嘴说道:“金南俊,我冷。”


  金南俊皱了皱眉,“谁让你穿这么少的啊。你们女生真是奇怪。”说着将蕊蕊揽进怀里,用大衣裹住。


  “现在好点儿了吗?”脸上是关切的神情。


  “嗯,好多了。谢谢南俊呐。”蕊蕊仿佛诡计得逞了一样开心的笑着。


  女人就是这样,对男人有着天然的占有欲。可惜,金南俊148的智商在这方面最多只有1.48。所以一直都想不明白。


  出了机场,金南俊凭借着流利的英语打了的士,一上车就看着窗外发呆。现在是冬天,外面没下雪,却下着雨。透过带着雨珠的窗户往外看,所有的景色都幻化成大片大片的色泽。很好看。


  “南俊啊。我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作家都很喜欢写雨天。”坐在金南俊身旁的蕊蕊突然说。


  “诶?”金南俊回过头来,“为什么?”


  “因为雨天可以让人想起来很多的东西。轻轻打在伞面上的雨点的声音,在雨水里渐渐腐烂的枯叶,被雨水洗刷后变成墨绿色的树叶,男生被雨水打湿的白色T恤,都是很浪漫,却莫名又有些悲壮的东西。所以才会有很多人选择在雨天里告白吧。”


  金南俊认真的想了想,抬起头来,说到:“每次下雨的时候,我都会坐在窗台上往下看。后来慢慢的就发现每次都会有一个人打着薄荷绿的伞在散步。有一次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打了伞下了楼跟着他晃悠。”


  蕊蕊睁着明亮的眼睛,好奇问道:“然后呢?”


  金南俊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那个人就是你玧其哥啊!”


  蕊蕊愣了愣,也笑起来,“难怪每次玧其哥都说你跟踪狂!原来你们俩是这么认识的……”


  两个人笑了一会儿,金南俊忽然认真的说道:“其实,玧其他很不容易。”


  蕊蕊耸了耸肩,叹了口气:“我知道啊。那么小的时候就自我厌恶,拼着命要学音乐。觉得他真的很厉害,但是一想到背后他付出了这么多,又感到很心疼。”“是啊。所以我真的很佩服他。”


  金南俊看着窗外,似乎在回想当时的情形,“我当初就在后面跟着他,觉得他的背影就很孤独,但是又很坚强,坚强到让人心疼。不算很高的个子,一步一步走的那么坚定。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当时走在雨里,被雨水打湿了裤脚也不管,脚坚实地落在地面上,溅起的水花让他好像踩着花朵前行。后来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其实就是想图个安静,想一些有的没的事情。”


  “那为什么不在家里想呢?”金南俊笑了笑,说道:“我也很奇怪。但是后来我也试着在雨天出去散步,就想明白了。坐在家里,你很容易被别的东西打扰,比方说有什么东西没写啦,想打个游戏啦,但是在雨声里,一边走一边想事情,就会很认真。能想明白很多事情。”


  过了良久。


  “蕊蕊……我,是不是不如玧其哥?意志或者其他的什么……”


  金南俊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蕊蕊闻声回过头来:“哇,不愧是脑怪金南俊啊……总是思考这种高深的问题。”


  边说边无聊的用手指在窗户上画出一个又一个图案,挑起了眉毛,“你不是人生导师吗,自己想啊。真是的,傻瓜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你不是老是说都是独一无二的吗?闵玧其和你根本没什么可比性好吗……”


  其实蕊蕊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好的啊。


  “诶蕊蕊你别这样……我就那么一说……”金南俊有些尴尬,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蕊蕊手足无措。


  “金南俊我真怀疑你这辈子能不能找到女朋友……有这么不会说话的吗……”


  两个人就这样到了酒店。


  “南俊……你订这酒店花了多少钱啊?”看着面前古色古香的建筑,蕊蕊汗颜。


  “也没多少钱,你别看这家环境好,其实价格非常亲民。我估摸着你也会喜欢,于是就订了。”


  金南俊的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弧度,配上两个酒窝,可爱至极。虽然是天才,其实私底下就是只熊啊。


  ……“


  那个……南俊啊,你就订了一间房间啊?”看着手中的钥匙,蕊蕊不禁问道。


  “是啊。我哪里有那么多钱……”金南俊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我睡客厅好了。你不用管我。”


  “哦这样啊……”蕊蕊摊了摊手,“那只能这样咯。”


  “那我们明天去哪儿啊?”金南俊想了想,“我没有安排很多行程,那样的话会很累。不过明天的话我们俩去买衣服?”说着他指了指蕊蕊摊开的行李箱,“你就带了这么点衣服,会冷的。”


  蕊蕊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去买衣服,所以故意只带了这一点。”


  “行了行了,早点儿睡吧。你明天记得叫醒我。”


  “喂金南俊你过分了啊!你还是不是男人指使我一个女孩叫你起床!”


  ‘砰’地把门关上,顺便一个枕头拽金南俊脸上。


  “好啦开玩笑的,明天会叫你起床的……”金南俊笑了笑。


  金南俊坐在窗前看着凝结在窗户上的水雾,窗外的大树上的纹理,隐隐约约的灯火,与夜空中的星辰辉映着。微微一笑在电脑上写下一行行句子。


  蕊蕊悄悄打开门来,看着这一幕,看着电脑发出的荧光,金南俊认真的背影,想着:


  果然雨天就会给人带来好心情吧。